当前位置:主页>明星娱乐>访谈>正文

专访孔连顺:最想成为范伟那样的喜剧演员

更新时间:2017-07-12 编辑:娱乐小编 点击:

  孔连顺:那天我们本来是去开会的,我作为特效指导坐在那,说下一集特效怎么做。叫兽就在那看着我,说老孔下集有一个角色,要不你来演吧。我当时说好啊。因为当时很多同事都已经演过了,没觉得有多大的事,穷剧组嘛。结果第二天化妆的时候,化妆师准备了一个双马尾,一件粉红色的T恤,当时我就疑惑为什么是这个造型。后来化完妆以后,就全笑喷了,围着我合影。当时我一想反正叫兽在我之前已经扮过女装了,我再怎么丑也不可能比他丑,还比较好接受,就演了。

  孔连顺:我当时拍《美人鱼》有一个吃鸡翅的镜头,当时我吃了这么大的一塑料袋,可能有三四十条鸡翅,而且是没什么味道的鸡翅。

  孔连顺: 第一次去见星爷的时候,我们本来是去定妆的,莫名其妙被星爷拉去开剧本会,问我们对演的这几场戏有什么想法,聊天。星爷是一个细节特别认真的人,平常不苟言笑,在现场会拍很多条,像榨汁机一样榨。(不停问你)你觉得你还可以怎么演。

  孔连顺:煽情的地方是体力活,比较累。最煽情的那场戏,就是小鱼心脏病发了,我背着他跑,给他买药。那场戏拍了一晚上,都是我在背着导演跑。

  但老是玩儿票似的反串出演“孔”,只是凭借外形的反差让观众发笑,对孔连顺来说,是远远不够的。每次离开熟悉的万合天宜(微博)团队,去跟别的导演合作,他都要放弃原来的节奏,去适应新的团队。拍《美人鱼》,周星驰会让他一遍一遍地吃鸡翅,直到嚼到嘴巴都酸了,再也演不出新的感觉。拍《后会无期》,韩寒会把他用车拉到半公里外再跑回来,以达到累了一晚上的真实感受。一开始只是觉得好玩的孔连顺,在这个过程中慢慢认真了起来,也渐渐意识到当演员意味着什么。他形容自己就像是在大海里游泳,游得离岸边越远,越觉得自己渺小。

  孔连顺:真的越来越喜欢,一开始演戏的时候是觉得好玩,演得越多就越像在海里游泳一样,离岸越远发现海水越深,自己越渺小。好演员真的好厉害,还有好多东西要学。

  孔连顺:韩寒是画面感特别强的人,拍之前对画面中呈现什么效果心里就有数了。他指导得特别细,包括疲惫感怎么展现。《后会无期》我演王珞丹的哑巴哥哥,因为我们已经开车追了她一晚上,特别累。当时韩寒导演觉得我疲惫感还不够,就用车把我差不多拉到半公里远的那个地方,让我往回跑,跑回来就开始演。

  孔连顺:对,从剧本里就能感受到(笑)。戏里他是因为跟小曼感情上出了问题,心碎了,我去救他。我看着他痛苦,我也挺痛苦的。成片出来以后,我自己挺的,比当时演的时候还。

  孔连顺:首先就是角色定位的问题,以往演“”演得比较多,大家的笑可能更多是来源于外形,扮成这样(女装)什么都不用说,站在那足够好笑了。但我还是希望通过语言、肢体的表演让大家笑。我觉得这样是更高级一点的喜剧。这次卢导也特意给我安排了一个比较爷们的角色,比以前有突破,也学了很多东西。

  孔连顺:因为之前是特效师,经常宅在显示器前面,主要是纯思考。现在更注活,逼着自己往外跑,多跟大家交流,多跟兄弟们打球,多聊天,多出去转转,观察观察大街上的行人,上动物园看看猴啦(笑)。

  孔连顺:女性最大的特色,主要是心理活动吧。男性的行为是驱动的,是有逻辑的。女性更多是感性驱动的,主要看这个时候的心情怎么样,对方的态度怎么样。

  不过,最近的孔连顺有了点“烦恼”。只要他演得不够好笑,现场只传出“呵呵”两声干笑,他就会立刻感到焦虑起来,赶紧琢磨下一条怎么能让大家都笑出来。传说中的喜剧演员压力都很大,私底下都有点抑郁,孔连顺也开始慢慢感受到了。这大概是喜剧演员成长上的必经过程。

  ]最近的孔连顺有了点“烦恼”。只要他演得不够好笑,现场只传出“呵呵”两声干笑,他就会立刻感到焦虑起来。传说中喜剧演员私底下都有点抑郁,孔连顺也开始慢慢感受到了。

  好消息是,通过《绝世高手》,孔连顺找到了终极的奋斗目标:范伟。在孔连顺看来,不管和什么样的喜剧演员对戏,范伟都能搭得非常自然,永远不会让对手觉得节奏不对,戏外也总是和蔼可亲没架子。“我要是在海里游泳的人,他就是那片海。”

  孔连顺:希望能让大家笑得很开心,笑过之后有那么一点深思。简单来讲就是范伟老师那样的,范伟老师让我特别。如果我是在海里游泳的人,他就是那片海。跟他搭戏,他会非常照顾你的节奏,你用什么样的节奏跟他说话,他都能跟你搭得非常自然,永远不会觉得我跳了。包括生活中他一举一动都特别搞笑,从来没有什么前辈架子,永远就是笑呵呵地跟大家打招呼,“哎,来了啊。”特别和蔼,真的是太棒了。

  《绝世高手》上映了,很多人没能一眼认出孔连顺来,因为他这次没有以“孔”的形象出现。你可能无法相信,自客串出演《万万没想到》后的近四年里,孔连顺已经出现在了大大小小33部影视作品中,其中不乏周星驰导演的《美人鱼》韩寒导演的《后会无期》这样的爆款电影。但“孔”,依然是他最为人所熟知的样子,也是常被喊出的那个名字。刚开始孔连顺很不习惯被这么叫,但在弹幕中看网友这么称呼自己久了,也觉得亲切起来,如今反而被叫孔连顺,会觉得有点生分。是的,孔连顺并不“孔”这个身份,毕竟是因为这个身份,他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感到被观众需要。这份存在感,让他决绝地告别了特效师这个身份,拐进了“演员”这个全新的人生轨道。他甚至还毫无芥蒂地给我们回忆起,在反串小龙女的过程中,他是如何理解了女性的思维。作为一个女记者,我证明,他的理解绝对可以证明他的入戏程度。

  孔连顺:对,咆哮护卫,是卢小鱼的好兄弟,好基友。两个人从小一起,四处。我是他的托儿,在后面给他摇旗呐喊助威,所以叫咆哮护卫。

  孔连顺:当时压力特别大,我一纯爷们,你让我对着王大锤像小姑娘那样柔情似水,当时就很崩溃,真的快人格了,甚至对自己的性取向产生了怀疑。但是当你把自己代入这个角色,你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小姑娘……

  孔连顺:会的,尤其是喜剧,有的时候编剧写的东西比较书面化,我们要尽量调成观众比较容易理解的口语化的东西,所以拍片前跟导演围读的时候会提一下,台词怎么讲比较搞笑。现场也要想办法调动肢体,加什么样的动作让这个角色更好笑。

  孔连顺:因为观众很喜欢,自己有一种被需要的感觉。尤其第二季演完小龙女以后,挺多留言说看哭的。丑哭了的话我可以理解,被哭的话,感觉挺有成就感的。如果大家真那么喜欢我演喜剧的话,我就好好演下去。

  孔连顺:这相当于大家对我的爱称吧。刚开始的时候有点不习惯。后来在弹幕里面见得多了,就比较有亲切感了。叫孔连顺,感觉还有点生分。

  孔连顺:一开始都没敢告诉家里人。有一天被我姐了,说“妈,你看这个人是谁?”我妈看了半天,“这谁啊?”“这你儿子啊。”“啊,这我儿子?怎么变这样了啊?”有点吃惊。后来我妈我爸看着还挺高兴的,经常问我,《万万没想到》啥时候更新啊,哪一集有你啊。他们心还挺大的。

  孔连顺:说起来他第一次找我是在半夜,我莫名其妙接到他的微信,说是想要跟我探讨一下表演艺术,给我发的定位是郊区的一家小宾馆。我当时想:表演艺术?郊区小宾馆?感觉有点。去了以后,他说老孔,这次找你来,是想拍这个戏,主要讲咱们俩的感情。所以咱们俩好好培养一下感情,到时候好好演。我挺的,我说行。进组以后呢,才知道是兄弟情,跟我想的稍微有点不一样,就是一起干坏事后,发现,分道扬镳,后来又重新找回友情的一个经历。但是采洁进组以后,导演连兄弟情都不提了,每天就跟采洁腻歪在一起,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见色忘义。

  孔连顺:如果摘掉“喜剧”两个字的话,我最喜欢的是张译。有一个前辈跟我说过,好演员应该像水一样,能够装进各种形状的瓶子,俗称演什么像什么。我觉得张译能演喜剧,也能演感人的、热血的,甚至猥琐的……都莫名地有一种合适感。

  他在努力寻求改变。除了现场攒经验值,非科班出身的他会通过拉片子来学习。作为一个喜欢低头造东西的宅男,他会主动走出门去社交,去观察,去丰富体验和感受。《绝世高手》中,孔连顺演了一个充满雄性荷尔蒙的蠢萌角色,还有正儿八经的兄弟情。他把平日的积累都用在了这次表演上,希望可以让人知道,他不仅仅可以通过反串或者语言梗来让人发笑。他眼中更高级的喜剧,是笑过之后还可以有一点深思的空间。

  孔连顺:对,因为演《万万没想到》的时候,都是特别面瘫、特别漫画的演法。后面在外面演戏的时候,明显发现大家的节奏很不一样,用以前的节奏搭戏感觉很难受。渐渐也学了跟其他导演、演员配合。

  孔连顺:卢导的戏有一套自己的节奏。一开始为了培养默契,我们经常一起吃饭、聊天,就是想培养得稍微同步一些。不过我们生活中的确也是挺长时间的朋友了,所以说还是挺自然的。私底下我们俩会一起玩个游戏,练个咏春,当然我是的那个。

  孔连顺:一开始大家都是玩的心态,包括我自己也是,没有认真地探讨过这个事情。后来因为网友呼声特别高,说这集怎么没有孔,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孔连顺:对,会很焦虑,真的会有这种感觉。尤其你对这段戏不确定,演完这一条发现大家不会笑得那么厉害,可能只有一两个人“呵呵”几下,你会感觉这条应该演得不好,马上就想该怎么弄。你演完以后,现场所有人都在笑,才感觉这条是可以的。

  孔连顺:如果剧情需要的话,还是可以演的。但是希望在此之外,戏能宽一些。男女老幼,之前是女跟幼演得比较多,希望以后平衡一下,多演点老的啊、男的啊。

网站首页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18 星闻娱乐网 www.wppre.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