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明星娱乐>访谈>正文

新晋综艺红人唐国强:丝毫不自己被调侃取乐

更新时间:2017-10-17 编辑:adminxw 点击:

  澎湃新闻:你在节目上让年轻艺人徐浩多演戏,少参加综艺节目,演员像口汤,要煮,你的是什么?

  唐国强:不是这样的,(《吐槽大会》)这几个主持太厉害了,这个嘴太会说了,嘻笑怒骂,我们说的仅仅有一点给大家幽默的噱头而已,幽默感不足,幽默是一种智慧的表现,他的话说的看起来好象很随便,甚至有点嘻笑的感觉,但是你仔细想它很深刻,他说的很圆,这种把控能力,尽管他从服装上故意张扬自己的个性,但是你看他们的思非常清晰,这一点上比我们强。相对来说,我们只能说在重复自己的,而这种没有找到更好的方式,他们找到适应年轻人在大家一乐当中讲的话,琢磨一下真的有道理。

  澎湃新闻:网上有一个观点,我们这代人都太过于看重我们的能力了,其实我们玩的都是你们玩剩下的。你怎么看?

  唐国强:他们思非常灵活,他们表达能力非常强,然后他们内心渴求的也非常多,这是我们这代人的不足。他知道观众希望什么,因为我们面对的是,我们很少跟观众这种直接的交流,这一方面我感觉到欠缺,这是一个很大的差距。再一个,这种节目形式以前我没有接触过,我完全按照人家的思去说总觉得有点不对劲,按照自己的思,自己的思还不成熟,所以有的时候还处于尴尬的状态。

  楼房要去库存,文化产品去库存就更重要了,这样一定程度可以抵制现在乱七八糟的剧,这些东西不是坏,最多影像质量上不是高清,但一个作品最应该看到的是内容。一大批表现中国传统文化的,被压在那儿了,一大批韩国、港台、玄幻的被推上去了,包括这些小鲜肉全都在被裹挟中。综艺都火的不得了,去跑跑跳跳就拿上千万了可能,为什么?因为收视率高啊。谁说收视率高?啊。收视率怎么来的?收视率卖到一个点50万。收视率作假、盈利,培养了低俗的口胃,让人像吸了毒一样,不是那种就不看。

  这个好处就是说他可以一开始就有很多的粉丝,刚才我说了我们那个时候感觉到孤立无援,现在他们是有一股力量来包着他,推着他,因为有这样一个,有好必有坏,他就坐在这里等着,他的压力不足,他的动力没有。公司是要不断地更替,要不断地推新人。你看看韩国的经验,五年一个演员,要推他,那么想想,再往下怎么发展,有没有自存之道,如果说没有自存之道,这就是说卷到天上了,一旦落地以后这种滋味很不好受,内心的失落感可能引发自暴自弃了,怎么做。

  但实际上,已经60多岁的唐国强都已经不是老人家了,助理把这段畜拿给他看时,看到自己年轻时的表演被反复播放,配上音乐做成各种节奏,他一点也没生气,反而觉得特别好玩特别逗,好奇心他想进入年轻的世界,跟年轻人待在一起,“这样觉得自己也年轻了很多”。

  澎湃新闻:你在B站这些年轻人的网站火起来,你也参加,受众不仅仅局限于原来的受众,很多年轻人来关注你,你觉得做综艺节目也带来影响力吗?

  你看网上人家总说,《雍正王朝》反复看,但就说,这剧收视率不高。一开始这个戏刚播了两集,就有出评论,说这是一帮什么演员,会演戏吗?什么胡编乱造的。你说可不可笑?这么重要的文章,登在一个著名的主流上。

  这次后,女主持人被网友吐槽没做准备,不了解唐国强的工作生活,也接不上唐国强的话。在女主持人的衬托下,唐国强则体现出了高水准的和能力,如果主持人不懂他说的过往岁月,他就耐心解释一遍,如果主持人接不上话,他停顿几秒,又接着开口说。整个几乎以唐国强一个人的为主,这个过程里他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和不耐烦。

  唐国强:我觉得这叫裹挟,年轻人不是不喜欢,是说不行,是公司说不行,是说不如那些神幻剧,问题在于导向。近十年来,我们每年两万多集的电视剧八千多集,一万两千集进入冷藏状况,不适应这个时代和市场,就被搁置在那了。

  唐国强:没有退休,因为选择了一个事业,不是职业,职业可以退休,事业不能退休,总归希望自己画一个的句号,有很多愿望没有实现,逼着你往前走。比如把诸葛亮晚年再演一遍,六出祁山。

  网上流传着一套组图,题为“唐国强,承包中国上下五千年的男人”,但图中多有错误,比如这张图里,标注乾隆的剧照,实为唐国强在电视剧《雍正王朝》里的雍正扮相。

  在综艺和现实里,唐国强觉得自己不是老人家,也愿意努力跟上这个时代,从助理拿来的弹幕和评价里,他觉得年轻人没有自己曾演过的《雍正王朝》,更别说《三国演义》,不少人跟他说是反复看的。他不解的是,在和业界的者眼里,这些戏都没人看了,他花精力创作的《大唐书魂颜真卿》早已没有播放价值,至今都无法面世。更让他不解的,是在《快乐大本营》20周年请他去时,他看到一些女孩为了一个叫王俊凯的男孩子守候三天,而这个男孩“才刚上大学呢”。

  澎湃新闻:年轻人思比较快、比较多,他们什么活都接。这种跟你在年轻的时候,在青年演员学习的时候状态有什么不同呢?

  在发布会结束后,澎湃新闻记者在后台采访了这位B站明星、老戏骨、新晋综艺红人。唐国强滔滔不绝,精力无限,看不出一丝疲惫和老态,他对年轻人的世界有强烈的好奇心,想知道为什么自己演的诸葛亮能做成畜,也想知道《吐槽大会》上李诞和池子是怎么能轻松地嬉笑怒骂的。

  唐国强:要看锅里煮什么了,不能光沸腾,现在很多年轻人还没有成熟,就已经得到了这么高的赞誉和这么多的,这不能不感谢公司对他的培育培植,但是以前有句话,叫佼佼者一屋,摇摇者一折,太白了就容易脏,你太阳春白雪了跟你和的人就少,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实际上他们心里也有一种恐慌感的,这个时候你怎么去创作,你怎么去生活,你怎么去面对你周围发生的一切事情,你还有没有自己了。所以对他们来说,既是一种宠爱,也是一种,他们能不能冲出来走自己的是很关键的,如果舍不得这个、舍不得那个,最后你只能从包装当中成为一个明星而已,你不是要成为艺术家吗,你是要现有的这些还是要继续往前走,继续往前走,而这些人的包围就不让你有变化。

  到今年参加《吐槽大会》之后,网友对唐国强参加综艺的期待值飙升,除了在准备《丝使者》、有关张骞的电视剧和《开国将帅》电影,唐国强逐渐用心一些筛选想参加的综艺节目。

  在今年参加《吐槽大会》之前,唐国强在年轻一代心里已经同寻常的“爱豆”了,因为一段《三国演义》中他扮演的诸葛亮与王朗对峙,并用一句“怎会有如此之人”将王朗骂下马并摔的畜片段,他在B站一战成名,这段畜和这句话几乎是进入年轻人和二次元世界的暗号,如果你至今还不知道这句话笑点是什么,只能证明你在年轻中是和唐国强本人同一个时代的老人家。

  一个演员最需要的就是观众,一个演员希望能有不同层次的观众,现在大量的年轻观众是喜欢他们心目当中的那些,这是很自然的东西,但是你能不能通过你的优势去做一些引导,在中国传统文化方面,在一些历史方面也有一些认识了解,人是需要通过了解才能逐渐成熟。

  你既然是一个市场行为关键是抓市场,美国大演员的片酬是三千多万美金,他是根据票房来的。今天我们这个高片酬是根据什么来的,我们要找到这个点,如果是根据电影来的,电影的票房是多少。如果走网络,是因为点击量还是什么回来,如果说一个亿,起码两个亿,这个钱怎么回来,它是一个链条,这只是看到他拿了一个亿,你要找这里面有多少水分,他一个亿实际到手多少,多少变成公司的股份,它是这么大的链条,我们表演委员会只能说明我们的立场,40%是一个合理的范畴。你不能这个电视剧必须多少钱,这不是我们能说了算的。

  但是相对也有劣势,公司更多的注重利润,真正把他们当成一个摇钱树,会很好地培养他,但是摇的时候在其他方面会考虑少一些,对他们的引导会带来更多的商业性的问题,包括他们的各种活动是扩大他们在不同层面的影响,甚至做粉丝传销,这些东西可能是根据的一些经验,基本上重复他们的一些经验,嫁接进来的。

  唐国强:对,观众看你还能做这个节目,也没有什么不可,你把自己从老大爷的状态放下来,你也可以年轻一点,跟年轻人在一块可以感到你也挺年轻的。

  唐国强:不同在于我们那个时候是演员剧团,尤其我去的是八一电影厂,军人,肯定是按照指令,跟地方接触不是很多。现在这帮年轻人他们是公司在操作,需要知名度,这样公司才能赚钱盈利,那他们肯定在这个方面有很大的优势,他如何利用更好的优势走得更稳当,走得更快,对他们来说是一个优势。

  唐国强:事太多了,一会儿这个,一会儿那个,还有演员委员会问我一大堆事,还有两个剧本,一个是电影《开国将帅》,70周年要献礼的,一个张骞出使西域。这两个要筹备,还有这么多项目要做,这里还有节目要干,抽空要搞展览了,赶快把自己闷在一个地方搞搞创作。

  参加《吐槽大会》之前,他是有犹豫的,怕自己不会搞笑引起观众反感,但助理告诉他,张召忠之前也参加了《最强大脑》,年轻人都很喜欢,他才放下心来想看看。他认为演员的一个重要任务是和观众做朋友,“很多网上的语言我不懂,演员是需要观众的,如果观众对你都抵制,你怎么影响观众?我就是演员,我就跟大家融合起来。”

  唐国强:《吐槽大会》是别人让我上的,说你这个不得了了,我说这年轻人真是敢,我去说啥,我也不会,人家的吐槽说话是嘻笑怒骂在里面,我说我这个人平常不太会这个东西,太直接了。后来说张将军也去了,何况你呢,那我去吧,很多网上的语言不懂,演员是需要观众的,如果观众对你都抵制,你怎么影响观众,你的节目怎么会有影响力,我下来就是演员,我就跟大家融合起来,看到大家整体的需求,我来决定我跟它怎么对接,起码不要成为陌生吗,起码成为一个朋友。

  由于MC天佑在《快乐大本营》里不断直呼“唐国强”,节目后,一些观众认为这种行为“不尊重老艺术家”。

  唐国强:是互相的,他们需要我才会找到我,我也是通过这个栏目本身,我也想参与进来发展看看,另外通过节目接触年轻人。

  在国庆假期前,唐国强出现在卫视综艺《机会来了》的发布会和现场,这档节目是用小科技产品解决一些生活难题的科技类节目。他对节目的兴趣来自于生活,在他这个年纪的朋友里,大家都不再年轻,怎么努力也许都跟不上时代发展,唐国强说知道智能手机可以翻译,但自己很难在出国时真正操作起来,以至于这么多年,总是只能跟着团队旅游,不是“旅行”。而这个节目上或许会出现的只做翻译的科技产品让他燃起了能独自去旅行的希望。

  澎湃新闻:你之前也在节目上说过,你有一个颜真卿的剧没有播,有观点是老戏骨演的戏太老套了,不一定被年轻人喜欢了,你怎么看?

  选择这个节目,科技类的,确实是很受,我说你再往前引申,可以征服全世界了,大家说英语,你到沙特阿拉伯,你说阿拉伯语试试,有了这个一下把人跟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丝绸之先走出去的是文化。外国人觉得中国字太难了,有了这个,可以看的,翻译成中文了。我去巴黎圣母院,告诉你哪年建的,有什么故事,立刻我的知识面就不是像现在——上车睡觉,下车撒尿,喝完水,照个相,上车了。要有了这个,我们能在这里住上几天,一下跟世界拉近了。紧接着旅游就不是满山爬了,所谓深度游就是在这个地方呆下来,未来的旅游是文化支撑。

  这个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你们要找就找怎么造成这个现象,年轻人是的。比如说我到湖南卫视,大本营20年了,他们说你最早来的,我就看见一孩子十三四岁,举一个大的牌子,天那么热,举着喊说王俊凯,他们告诉我这个小姑娘三天没回家了,我说王俊凯是谁呢,我朋友说刚考到我那学校当学生,还在上学呢,就成这样了。

  这个市场是怎么形成,这是一个很大的盘子,不是个简单的东西。你说收视率很高,那收视率准吗?网络有钱,那是网络的钱还是股民的钱?这里面到底怎么回事,这只是冰山一角,制片人也不傻,投入一个亿,不赚钱神经病啊?我们只能一个最简单的事,你还不能主演多少多少钱,这是周瑜打黄盖的事,未来是什么样,市场是个关键。这都是产品。

  唐国强:也就是我们的经验多一点,但是不能否认他们的应变能力,他们的思常快的,只是说可能在认识问题的深度上,毕竟我们是过来人,过来人说一个问题上就是说这个世界非常美好,18岁的人讲跟80岁的人讲是完全两样的,内涵不一样。但是作为主持人也好,作为演员也好,他们很敏捷,而且能找到他独特有个性的表现方式,这一点上也是让我当时很的。

  所以你了40%,比方说他8000万片酬,这个投入就要达到两个亿,可是这剧卖了六个亿,谁赚了?制片方赚了。你说他凭什么赚这么多?那他赔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唐国强:你要顺着人家节目走,不是说你自己想怎么着怎么着,你乱点评,不跟节目拧了吗,毕竟我们还是演员,我们是要随着节目走,而不是节目随着你走。

  唐国强也做过年轻帅气小生,电影《孔雀公主》中他饰演傣族王子,在当时是俊美男演员的代表,但他获得肯定,是突破外形,出演诸葛亮。眼下娱乐圈的情况他看不懂了,作为中国电视剧演员协会会长,唐国强也参与了前段时间出台的演员片酬文件讨论。在唐国强看来,他知道现在的娱乐圈是个复杂的市场闭环,每个人都在资本驱动下工作,他没有能力再去分析质疑这其中的每一环,只能从作为老演员前辈的角度,做一个最简单的片酬,“我们无法从根本解决问题,只是说我们表一个态。”

  澎湃新闻:我觉得应该给你发出邀请的综艺节目特别多,你选择了《机会来了》,你自己觉得选择这些节目有没有什么?

  唐国强:因为正常情况下你不能,只有靠行业协会,行业协会更多的还是一种自律,我们无法从根本解决问题,只是说我们表一个态。

  唐国强丝毫不拿他调侃取乐,包括给“蓝翔技校”做广告的梗他自己在《吐槽大会》上也不介意自嘲。在“怎会有如此之人”的视频火爆之后,B站请他来做过一次一个多小时的,是他和一位女主持人坐在镜头前聊天。

网站首页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18 星闻娱乐网 www.wppre.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