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社会关注>万象>正文

哲学社会科学创新需摆脱“三无”困境

更新时间:2017-05-02 编辑:娱乐小编 点击:

由此可以说,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具有三重品格:既有主体性和继承性,又有性和超越性,还有性和综合性。三种品格构成了哲学社会科学的演化本质。如果为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做一个当代镜像,那么目前各个学科均不同程度表现出主体意识薄弱、缺失和中缺乏综合的不良倾向。

一是主体意识淡化。一个半世纪以来的东渐,使传统逐渐成为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主流,国学传统则在过度的否定和盲目的中逐渐式微乃至沉寂,进而使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一定程度上陷入无根源、无主见、无传承的“三无”困境。

总之,承认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三重品格,就应该危机与困境。我们要在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的基础上,大力加强具有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自主创新,面向世界塑造中国价值、提供中国智慧、发出中国声音。

二是缺失,甚至认为现代化就是西化。哲学社会科学具有较强的复杂性和难以验证性,不同的时空背景和社会实践具有差异化的理论投射。但现实中,一些研究者把看成一般性的“金科玉律”,不仅使人因此而缺乏,而且让一些治学者因而失去创新意识;不仅促成刻舟求剑的实践错误,而且还了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生命力。

第三,创新是性和综合性的必然结果。20世纪后期以来,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在信息和全球化浪潮中主动世界。这种为古老的中国和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者,带来了崭新的多元文化体验以及一定的危机意识。一方面,传统汉学、传统、“东方”和“汉学”等哲学社会科学复合混存,各式各样的交叉传统带给我们的不单是兴奋和,有时候还有一种狭相逢的体验。在学术之上,也真正出现了一系列我们必须有效解决的学术问题。另一方面,虽然历史上经历过外来文化与本土文化的冲突,但从未像今天这样全面、激烈和复杂。由此,探索文化整合的新方法、构建兼容并蓄的哲学社会科学新的理论形态和理论体系势在必行。自主创新显得更加迫切、更加重要。

第一,创新是增强主体性的内在要求。从历史演变的角度来看,主体性的产生源于自主创新,主体性的和增强也依靠自主创新的持续与加快。一个缺乏创新的理论体系或文明传统,必然会逐渐。

三是中缺乏综合。与其说这是第三个特点,倒不如说是前两个特点的必然结果。19世纪中期以来,中国的学者或主动地开眼看世界,这启动了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式发展的进程。但缺乏本位意识的触碰,无法推动借鉴基础上的综合创新。由此,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能是“输血”式地拿来一点算一点,缺乏“造血”功能。

第二,创新要强调与超越。这不仅是源于哲学社会科学的历史性和逻辑性,更因为它的复杂性和不可检验性。事实上,这种复杂性和不可检验性,或者说不确定性,正是造就哲学社会科学发展壮大的深厚土壤。不确定条件下的真理具有相对性,所以在追求真理的上,永远不能停下脚步;每一次都是对现有理论的适应性调整,每一次超越都是对客观真理的无限逼近。古往今来,在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正是一代代具有创新的研究者怀着追求真理、超越前人的梦想,在一次次突破旧桎梏、开辟新天地中掀起波澜,推动着人类智慧的勇往直前。

应该说,探究哲学社会科学的创新与发展,需要从纵横两个角度进行解构和观察。纵向上看,它既不同于无根的,又区别于的遐想,而总是在一定的学术传统内以既成的学术为出发点。同时,它必须具有超越性、探索性和开拓性,增加或提供以往学术研究所不足或所缺乏的东西,从而构成未来研究的新起点。从横向上看,各种不同文化背景的理论和在碰撞中争鸣交锋、融合发展,不仅成为现当代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一种主流形态,而且构成了各种哲学社会科学演化的内在规律。

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创新之,究竟是凭空妄想,还是当下正途?究竟是前途渺茫,还是大有可为?这显然是我们中国学者无法回避的重大命题。

创新是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主题,也是社会发展、实践深化和历史前进提出的必然要求。但目前,仍有一些人不愿主动思考哲学社会科学的创新,也不理解为什么中国哲学社会科学需要创新。

这三类问题或者说典型特征,是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必经阶段还是终极宿命?如果只是必经阶段,那下一个阶段是什么?具体而言,当前哲学社会科学发展所面临的困境并非是终极性的。今天,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在反思中前进,通过对自有传统的、再发现和再回归,又重新回归到新一轮的螺旋式发展的起点。下一个阶段只能是在发掘固有传统的基础上,对东渐进行反思、和超越的综合创新。

网站首页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18 星闻娱乐网 www.wppre.com 版权所有